海参“四大家族”沉浮记(2)


图/视觉中国

  晨鑫科技高管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ST东海洋大股东长期占用资金,好当家暂停大健康子公司直销业务

  (上接B09版)

  晨鑫科技

  全面跨界反陷业绩危机

  2019年8月9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打晨鑫科技证券白金会部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因刘德群无法及时还款,导致公司2018年利润受到了一定影响。而实际情况是,从水产大步跨到科技领域,并未给晨鑫科技带来预想的业绩回报。

  转型前的壹桥在2013年以前一直保持业绩双位数增长,2010年至2012年净利润增长连续达到40%以上,2011年更是高达63.55%。但受围堰海参销售价格降低等市场行情影响,壹桥2013年净利增速由前一年的60.42%骤然放缓至1%,并遭到深交所问询。壹桥回复称,近两年海参市场需求趋于饱和,市场竞争加剧,海参价格持续下滑。海参养殖业务面临水域环境污染、自然灾害、消费疲软等风险因素,未来发展前景具有不确定性。

  2016年9月,壹桥股份以9.9亿元高价、溢价12870%置换壕鑫互联55%的股权,进军互联网游戏行业,水产与游戏业务并行。当年围堰海参毛利率仅为27.54%,较2011年下降40.25个百分点,但公司整体业绩尚未下滑。

  2017年9月,壹桥股份中途宣布放弃经营欧博平台多年的海珍品业务,主营互联网游戏,并认为这一决定为“有利于公司改善财务状况、增强持续经营能力”。但在彻底转向开元棋牌游戏行业的2018年,晨鑫科技亏损超6亿元,净利同比下降334%。除刘德群未按约支付资产转让款造成的影响外,游戏发行推广市场压力增加才是其亏损主因。晨鑫科技还表示,壕鑫互联未达到2018年业绩承诺,其商誉减值也影响了公司利润。

  此外,审计机构也对晨鑫科技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认为无法确定晨鑫科技是否有必要对未偿还的信托贷款和因壕鑫互联未达业绩承诺产生的应收业绩补偿款等问题,进行金额调整。

  行业延伸

  “四大家族”辉煌不再

  晨鑫科技业绩下滑的同时,昔日海参“四大家族”中的另3家日子也不好过。

  2012年,壹桥股份、山东好当家海洋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获得了“中国海参优秀上市公司”的荣誉称号,被外界称为中国海参“四大家族”。然而伴随2012年开始的高端消费受限,以及福建、广东大批“北参南养”,导致海参价格一路走低,育苗、养殖、加工等全产业链出现下行。

  2013年、2014年,3家公司净利润增速连续下跌,以海参产品为全部主营业务的好当家更是分别下滑46.96%、82.1%。

  2015年伴随消费群体增多,海参市场开始回温,但也并未完全融化行业寒冰。2019年一季报显示,还在从事水产行业的好当家净利同比九乐棋牌下降10.18%,东方海洋净利同比下降87.88%,獐子岛更是亏损4314.14万元。

  在此期间,晨鑫科技、獐子岛、东方海洋在企业内控上也出现了较大漏洞。2014年、2017年,獐子岛分别亏损11.89亿元、7.23亿元,给出的理由为“扇贝跑了”、“扇贝又跑了”。2018年2月,獐子岛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于2019年7月10日被认定为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中华娱乐存在重大缺陷。

  证监会认为,獐子岛2016年、2017年年报以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存在重复转结成本等问题,两年利润追溯调整后均为亏损,涉嫌虚假记载,拟对獐子岛和相关涉案人员给予警告和罚款,并对董事长吴厚刚、副总裁梁峻、董秘孙福君、首席财务官勾荣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而自2018年12月开始,东方海洋每月都因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占用资金而备受困扰。同期,深交所向东方海洋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对资金占用问题进行说明。根据东方海洋2019年1月的回复公告,东方海洋集团一年内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1.41亿元。

  2019年2月,东方海洋因东方海洋集团未如期归还非经营性占用的公司资金,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东方海洋”变更为“ST东海洋”。今年3月,东方海洋集团全部归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但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于5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6月,因对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未及时信披等,深交所对东方海洋集团、ST东海洋、ST东海洋董事长兼总经理车轼、财务总监于雁冰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8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东海洋,对方表示股东占用资金一事对公司经营确有干扰,“公司本来钱也不多,占用这么多还是有影响的。”獐子岛证券部的电话则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对于海参“四大家族”接连出现的内控问题,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民营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存在巨大问题,导致内部权力制衡失调,造成企业运营的巨大潜在风险成本,“行业集体出现这类现象,是因为当下经济环境恶化,加上强力去杠杆,对于民营上市公司的资金压力陡然上升,迫使缺少更多资源的民营企业铤而走险。”

  转型效果并不理想

  除内控问题外,“四大家族”的跨界之举也不尽如人意。

  2015年7月,好当家新子公司好当家海洋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好当家表示,未来将“积极拓展大健康养生、医美产业”,在水产养殖、食品加工、远洋捕捞、医药保健四大产业基础之上,“全力转向大健康、大消费产业”。然而2016年至2018年,好当家大健康分别亏损45万元、2115万元、131万元。2018年,好当家不得不暂停该子公司的直销业务。

  相比之下,ST东海洋、晨鑫科技则因新购子公司未达业绩承诺,而被拖累整体业绩。2016年初,东方海洋以4.3亿元收购了美国Avioq公司100%股权,同时承担Avioq公司购买土地、厂房等所产生的负债2000万元,以此切入精准医疗、体外诊断领域,布局大健康产业。

  Avioq公司则承诺,其201欧博平台6年至2018年的扣非后净利分别不低于400万美元、600万美元、1200万美元。然而在2018年,Avioq公司不但未达到业绩承诺,还亏损1096.32万元,导致东方海洋不得不对该项收购全部计提商誉开元棋牌减值,进而严重影响上市公司当年利润。同期,ST东海洋净利润为-7.89亿元,同比下滑735.33%。

  而壕鑫互联被晨鑫科技收购后,曾承诺2016年至2019年实现扣非后净利分别不低于8600.71万元、1.91亿元、2.92亿元、4.01亿元。然而到了2018年,国家产业政策出现变动,游戏版号下发速度明显放缓,壕鑫互联的实际情况较预测出现了较大幅度下降,实际净利润只达到了5674.15万元。对此,晨鑫科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3.5亿元至4亿元。

  沈萌认为,“这些企业的经营者缺乏对主业长期规划的战略眼光,只是盲目蹭热点、炒概念,不务正业。”在他看来,海参行业大多以低附加值的生产加工为主业,缺乏提高附加值的研发基础,利润率低,一旦遇到市场价格或原料供给的波动,就会严重影响业绩。“而跨界面对的是全新市场,企业在经验、基础、人员、技术等方面都将付出巨大成本,因此建议不要轻易跨界,除非主业已经没有任何潜力可挖。”

  B09-B10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思炀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海参“四大家族”沉浮记(2)